南有浮尸百人

南有百人,既得船便扶向路

明天这个家伙

明天要去学校报道,然后后天要开始考试.

各位祝我安息吧。

重申,我是个坑品很差的人,所以我不想写了有人续写真是太好了。所有人都可以向我借梗(有点自作多情),也可以续写,但是请通知我得到我的回复。

就这样不废话了谢谢。

【全职】世邀赛弄成这样子都是你的错(abo叶黄)

来自点文。

ooc,时间线混乱,叶修是o,黄少天也是o.

叶修和黄少天是队伍里唯二的OMEGA,相比不同的就是叶修他拼命隐藏了这个身份,而黄少天则是大大方方的表现出来了。

黄少天知道叶修是omega,他们到底是多年的好友,被称为机会主义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份粗心的人。

因为没有压迫感,比起其他的beta和alpha,他总是黏糊着叶修,连小卢都会偶尔抱怨这两个人是不是交往了。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

被一同邀请加入国家队,击败了来自全世界高手,获得了黄少天人生中第二次,叶修人生中第五次关于荣耀的奖杯。

同时,也是张佳乐的第一次。

看着张佳乐要哭的表情,黄少天就忍不住把准备和记者说的话全部恶趣味的在张佳乐旁边大声的说了出来。

“你看我家乐乐因为得到第一个冠军笑的多开心真是娇艳动人对不对我真是太为他自豪了,在我们的队长和我这个超级王牌的带领下我们得到了冠军。这说明什么,着说明什么,蓝雨必胜!”

现在在霸图,却濒临退役的张佳乐的反应就是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泪,抓住黄少天:“黄少天你大爷。”

叶修含笑看着,却忍不住开始担心接下来的发布会。

如果时间没有算错的话,他的发情期和他的发情期会到的。

世界上怎么会有两个连发情期都一样的omega呢?

在少年时遇到苏沐秋的时候,他也会想自己未来会找个什么样的omega或者beta,可惜他到底是成功分化为了omega。

那他呢?

他看起来毫无忧虑,像个小太阳一样,轻而易举的吸引住了所有的人。

甚至还被称为联盟一枝花。

更重要的是,他们打破了禁忌,两个omega成功度过了发情期,他们已经正式交往了。

这样的道路会有光明吗?

时间快要到了,黄少天急匆匆的忽然说要上厕所,然后叫了一声老叶给纸。

这是只有叶修才知道的东西。

稍稍慢一点再过去,说不定能看到联盟一枝花更娇艳的样子。

可惜自己也忍不住了。

叶修有些遗憾。

但是推开门,看到那个金发的omega的时候,每一次,同样是omega的他都会忍不住。

更何况别人呢?

他早已失去了神智,双眼迷蒙,看到开门的人早已不顾一切的扑上来要亲亲,这要是来的是别人早就被他吃干净了。

唇齿交缠,来自于omega的香甜气息充满了鼻腔,连叶修自己的信息素都被惊醒。

omega不能直接深入,但是他们也可以交缠在一起,未来也是。

听到哭泣的他颤抖的说着我爱你的时候,被欲望支配的心灵也会给予回应。

“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可惜结束之后错过发布会的两个人带着一身痕迹又获得了别人嘲讽的眼神。

【全职】论劈腿的正确食用(all黄)前篇

来自点文的素材✔ooc严重✔
注意所有有出现的人☆

01

所有人都喜欢他。

就好像笑话一样被他劈腿了。

是梦。

02

他和我交往了,我和他的个性差了那么多,如果,这只是一时兴起呢?

和他手牵着手走过下过雪的街道,看他暖橙色的瞳孔里满是温柔的颜色,在那个时候真的很开心。

因为在不同的战队,所以我们见到的时间很少。

可我相信他是爱着我的,像是我爱着他一样。

所以 偷偷的把另外一个家伙的电话挂掉,删除了短信也是可以的。

我和你是恋人,怎么会有第三者可以打破呢。

看着他叽叽喳喳的吵闹着,我只是单纯看着他,就连会答都只是平凡的嗯啊几字。

他却害羞的脸红了,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他那样喜欢我又怎么会有别人呢?

03

因为在同一队伍,相处的时间远比常人要多,到底是什么时候抱有那种心思已经不知道了,可现在还是我和他在一起。

“少天,我们认识了十年,以后可以再认识二十年,三十年。”

这种类似告白的话总是不烦厌。

他一开始是个什么样子的呢?

热情又活泼,缠着别人问东问西,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关系还不好,可是却又变扭的关心着

他是一个善良的孩子。

喜欢他的人有很多,不喜欢他的人也有很多,但他可能永远都是那个吃着秋葵会泪眼汪汪,会执着的保护着我的少天吧。

以后的日子也请多多指教了。

可是,你为什么总是看着叶秋呢。

我明白你一开始是因为叶秋而追逐着荣耀,现在的话,我想你知道什么更重要的了。

“少天”叹息似得叫他的名字。

“我爱你。”

你也是。

04

他是个任性的家伙,总是打乱了我的时间计划。

准时睡觉,合理控制自己的使用时间这又有什么不对的。

难道要像他一样,天天熬夜,生活混乱?

不过,即使这样,也很可爱。

可爱的在大晚上坐着飞机,带着满身水汽的扑到怀里,就为了说一句生日快乐。

他或许是觉得打乱我的计划是件有趣的事情,经常在晚上给我打电话。

可是这样,也很可爱。

会悄悄的把手放在我的口袋里取暖,被发现了露出无辜讨好的微笑的样子,也很可爱。

是因为打乱太多了吧。

连韩队都觉得不对劲了,他有时候会问我是不是和黄少天交往。

想到他固执不公开关系的样子,只是冷淡的摇头示意没有。

幸好这个家伙经常跑去张佳乐屋里睡。

05

他简直像个不省心的孩子。

不仅床上要叫爸爸,就连床下都吵着闹着叫爸爸。

因为队伍关系不好,每次他偷偷来的时候,总是乔装成不知名的样子,有时候我都认不出来。

以前我以为我的恋人是个成熟又温柔的人。

可惜,他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有时候也会想起到底是怎么样在一起的。

身为对头的我和他,是因为他的主动示好吧?

从第三赛季就定下的约定,到了现在,总算是完成了.

看着他和刘小别吵着闹着pk的时候,有时候连自己都会发笑。

一点都不像以前的自己。

可我总是觉得,他在看着谁一样。

【全职】南有浮尸(all黄)

警告

超级苏。

全员天天向,又名和所有联盟交往的他。

无论男女,出场有名字都是单箭头天天。

交往人数绝对超过12个。

第一人称预警

南有浮尸tag为浮尸百人,我的天天文tag为少天大帝

01

我是背负着妈妈期望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她想要一个世界上最可爱的最乖巧的孩子,于是我就不喜言,虽然我的嘴巴张张停停,却还是没吐露出一丝的话语。

她的梦想被我实现的时候,我终于感到了一股心酸的喜悦。

我知道,那是她的情感。

我....很喜欢。

身体虚弱了下去,我无法再承担这个身体了吗?

莫名的看着她哭泣的样子我却感到了那一次心酸的喜悦。

——少天啊,可以变得健康又活泼吗?吵一点也没有事,如果如果你可以开心的话就好了

那是妈妈的愿望啊。

我盯着医院里白色的地板,虚弱的呼吸着。

可是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吧。

我的身体再以极快的速度恢复着。

我感到了一种命运的嗤笑,我明明已经受够了这样的事情,却不得不努力着。

再奇怪的身体康复之后,我变了。

因为她的愿望是希望我活泼一点,我一直忍耐的说话的欲望却因此爆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可以说那么久的话。

但是,我总觉得失去了什么一样的。

然后我就因为她不断改变自己,为了获取那一点喜悦和生存的机会。

讨人喜欢,长相漂亮出挑的少年,谁不喜欢?

想当个讨人喜欢的小太阳其实很容易吧?

我其实很讨厌。

直到我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强大的愿望源。

那股力量强大而让我心颤。

——让蓝雨获得冠军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他,甚至像个变态一样了解他。知道他是一名职业选手,知道他....叫做魏琛。

因为他的愿望丰盛的简直让我着迷,我执着的不顾一切的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这是我从没做过的。

在我眼里,他就像个美味的食物,等待着我去品尝。

于是,我成功了。

我从来不知道我话多也可以变成这样一个优点,因为垃圾话过多所以被注意到了特殊天赋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好注意的呢?

想要靠近他一点的心情。

终于在他的邀请下升到巅峰。

我毫不犹豫的用话去骚扰他,像是他想的那样说,这样从中汲取一些欣慰的情绪。

——魏老大魏老大你是不是也是g市的啊明天面基怎么样。

啊,想见你。

像是你想的一样我是一个开朗又粘人的可爱小后辈,我会努力帮你完成愿望。

所以,可以让我加入吗?

南有浮尸百人沉情海

all黄文,全员单箭头黄少。

微带原著背景。

黄少天诞生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他听到了母亲的渴望,请求给予一个孩子的愿望。

当梦想开放成花的样子的时候,他才能真正感受到人的情绪。

被所有美好塑造出的样子。

他的愿望就是完成别人的愿望。

于是背负着所有喜欢却不能拒绝的家伙,只能被冠以水性杨花的名声。

【全职】我只是吃了一个狐狸大家都变了(all黄)

警告

巨苏,正式进化成玛丽天。

以及时间线混乱,前文搜索tag狐狸大王被吃了咔咔咔

我的所有all黄文tag为少天大帝

视角混乱

09

他的脸包裹在一团围巾里,露出了一双绚丽的金色眼睛。

露水亲吻过他的眼睛,才会这样清澈。

被队长带回来的他,不仅天赋非常好,就连相貌都出色的让人发怔。

听说叫着喜欢人的名字的时候,会微笑起来。

像是说起“我爱你”一样的。

说起黄少天这个名字的时候,会变成微笑的模样。

所以只敢在心里默念久一点,却始终不敢说出口。

“是讨厌我吗?”他的微笑没有温度,眼睛里是冷淡的的神色。

旁边的人随意的打诨,就把这句话混过去了,然后一把把他抓走,看见他眉头紧皱。

他不喜欢别人过分亲密。

所以,走远一点吧。

队长又来了,他来训练营的时间又变多了。队长他,很重视黄少吧?

每天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询问他在不在。

没有吃饭会生气,会没有抽出时间和他对练。

会摸着他的头发微笑。

宠溺过了头,像是对待儿子一样。

明明队长也才20多岁吧。

上次还特意带着黄少去了哪里,因为寒冷,穿的像个大团子一样,鼻尖微微发红,用围巾把脸抱住,委屈的抱怨着,说的连队长都有点无奈了。

但是小心的把手伸出来,哈一口气,这样小心翼翼的模样也未免太可爱了。

回来的时候很生气模样的他,可是回来的时候却那么开心,脸色通红,带着几分羞涩的颜色,和他同房的郑轩都说他昨晚连话都没说几句,还叫着队长的名字入睡。

有点难过。

明明都是一样的喜欢。

10

魏老大拉着他的手去那里的。

虽然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但是本着魏老大不会坑他的心也就一直走下去。

而且在训练营里也很累。

他们不想以前的家伙一样会发疯,却总是似有似无的做些暧昧举动,可以开心的玩耍的时候却总会被打扰兴致。

尤其是那个据说是前辈的家伙老是阴阴沉沉的看着他。

感觉手有点冷 不过魏老大一直都知道他的习惯,无奈又带着宠溺的把手放在自己的口袋,还把自己的手再次拢住。

有些心大的想不会冷了。

结果到了的时候,魏老大才拿出来,结果手都变红了,结果被后面一个陌生的家伙看到后,他一脸嘲讽。

欠揍的对魏老大说:“哟,你家小朋友真娇贵,秀师徒情还来这了。”

黄少天暗暗想这货是谁啊。

结果魏老大一下就脸红脖子粗的和那个嘲讽脸对骂起来。一边彪垃圾话一边还夸自己的宝贝徒弟多好多好。

他自己都想吐了。

刚好又看到了平时有名的游戏大神都在,但始终没看到自己最崇拜的叶秋大神。

再加上叶秋不露面,在他的幻想里叶修应该是个又帅又高还温柔有理智的大前辈。

兴奋的抓住魏老大的手,激动的问:“魏老大魏老大,叶秋在哪里?”

魏老大一脸尴尬,旁边的嘲讽脸一脸沉思。

场面一度很尴尬。

嘲讽脸问他是不是很喜欢叶秋。

双眼放光,好像冒出了小星星。

“喜欢喜欢超级喜欢。”

魏老大一脸卧槽,指了指旁边的嘲讽脸

“哟,这位就是了。”

【全职】我只是吃了一个狐狸大家都变了(all黄)

警告

巨苏,巨苏,从本章开始傻天就回来了,从此开启了巨大的修罗场。

请记住我从第一章就写到的话。

全员单箭头谢谢。

因为复习原因更新可能调整为两天一更

【全员单箭头】【感情戏写的不好的我选择了肤浅的一见钟情】【别以为联盟那么纯是因为天天他听不见所有联盟众的心声】

07

他很漂亮,是那艳丽却又有点弱弱的稚嫩少年。

不太像是广州那种长的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因为年龄还小,看起来是花季雨的少女。

但是他真的漂亮

漂亮到见到他的时候,就从第一眼喜欢上了他。

阳光亲吻过他的双眼,在他的嘴间嬉戏,不舍的咬住了他挺翘却又圆润的鼻子。

肤色白腻,宛如软玉。

脑子里哄的一下,感觉有万般种喜悦活跃起来。

“啊,你是?”

笑着露出了虎牙,还要那洁白的贝齿,红艳的舌头在嘴间活动着,活像个蛇妖。

“诶诶,我是夜雨神烦?你是魏老大吗?你看起来还蛮帅的嘛不过还是比不过我,反正再过一些时候我绝对比你还厉害,到时候可别以为我是你徒弟就放水什么的我可是要脚踹叶秋,拳打韩文清的联盟第一剑圣诶。”

因为某种奇怪的信任,黄少天觉得眼前这个魏老大绝对不是那种恶心的人,所以他很轻易的就像游戏里的那样对话。

更多的是,不想被误会成那种表里不一的人。

努力的克服那种黏腻和恶心的自我厌恶。

笑起来啊。

但是,再多的信任在喜欢面前,渺小的可怕。

懵懂的眼神看不穿虚假,如那初生的小兽,惹人怜爱。

可能是因为沉默了太久,黄少天自己都感觉很尴尬。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神色莫名起来了。

“我是黄少天。”

那么,你好。

魏琛在交流的过程时,其实已经旁敲侧击了很多次关于他对职业的想法。

现在第一赛季刚刚结束,一叶之秋获得了联盟冠军,职业选手这个职业太让人看不好了,年龄的巅峰以及未来,什么都无法保证。

如果可以,不要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吧,少天。

不过他的眼神发亮,一副十分有干劲的样子,等到快走的时候,才听到他欣喜的回答还有想要拜托说服父母的可怜表情。

实在是很可爱。

在出神的时候,不小心把手上紧握的手信松开。

啪。

像是现在的心情一样。

08

很开心。

终于可以离开那个让人窒息的学校了。

无论是职业选手也好,或者是成为流浪在世界的一个浪子。他都存有一丝美好的想象。

比起暗无天日,压抑本性而痛苦的现在。

想到自己的父母,还有未来,忍不住兴奋的打了一个滚。

——一定会同意的吧。

结果其实并不顺利。

他的父母一开始是完全拒绝让自己的儿子去参与这个职业,他平时冷冷淡淡的妈妈还说说出了这样的话

“您也老大不小了,也不要把时间糟蹋在这种东西上,我们少天还有很多光辉的未来,不想成为了垃圾。”

“你有什么资格保证他的以后呢?你怎么把他的未来变成原本的样子呢?”

魏琛好几次要发火。

但是每一次那个小小的身影总是悄悄的在后面露出一个小脑袋。

再多的生气也会在他那双充满希望的湿润眼睛中被浇灭。

没有救了。

他可还是个未成年啊。

也许是因为他的坚持打动了他们。

在他再三保证不会把少天带坏之后,总算是同意他到蓝雨去报道。

他今年15岁了,黄金的时间就那么几年。

再一次抛开了绮丽的想象之后,迷离的思索着。

他可以带着蓝雨拿到那个属于自己的荣耀吗?

【全职】我只是吃了一个狐狸他们都变了(all黄)

警告

时间线混乱,伞哥不死(因车祸手受伤无法发挥以前的实力沦为一般的职业级然后加入嘉世设计银武)

全部,有名字的都单箭头黄少。

这几章不苏,等到和老魏去了蓝雨,马上爽起来了。

好期待,嗯,明天就可以了。

前文搜索狐狸大王被吃了咔咔咔

我写的所有all黄文tag为少天大帝,欢迎订阅哦亲
05

那个家伙加了好友之后就暴露了自己猥琐的本性。

叽叽呱呱的说自己看到他抢boss时潇洒的身影,还有技术还扯出什么对时机的掌控,觉得哇塞简直不要太棒了,所以专门来邀请他加入兰溪阁的。

黄少天看了下对面那个30级的小术士,捏的是系统脸,还有对面那个人发过来的语音,感觉像个咸湿大叔似的,果断拒绝,还发了长长的文字泡嘲笑过去。

因为实在是说的太开心了,连在学校里那个冷淡的样子都变得活跃起来,眉眼之间带着几分笑意,连妖孽的脸都看起来活泼起来。

“是有什么愉快的事情吗?班花?”后桌的女生开玩笑一样的上前俯身问道。

他一顺口,就好像以前他们调戏他事反驳的话说出去,“不要叫我班花啦,我明明那么帅,是班草才对吧。”

一说完他才自知失言。

和以前不一样的,这么亲近的和一个人说话,那群家伙一定会像疯了一样把心中的恶意投进来的。

可是,没有。

悄悄的微笑了一下,不管那位女生,在心里暗暗庆幸这种能力的可控性越发的好了。

与其说更加可控,倒不如说是那种诱惑别人爱到杀死自己的恶意减少,但那种一见钟情的诡异能力却越发的增强。

虽说他喜欢别人爱他,但太多人,也是很困难的问题。

而且减弱是减弱了,如果自己交女朋友的话还是会遭到那种下场的吧。

一时之间,游戏中的欢愉和嘲笑过那个古怪术士的爽快消失。皱着眉头看着手上的书。

以前总想着要玩要和别人搞好关系,现在反而有时间来干这个事情,也算因祸得福吧.

不过,游戏里那个傻子简直太猥琐了岂可修。

他在游戏里各种威逼利诱,发qq号加群之类的,连黄少天这种烦烦都要嫌他烦了。

心情不好的发送给他一条消息——有本事就杀我杀回20级,不然做梦,臭老头,以后不要再烦我了,不然就让你知道剑圣的厉害哇哈哈哈。有没有觉得很害怕呀,这是最后一次了我和你讲,要是小一次本剑圣一定balabalabala

可惜因为消息限制,所以正在头上的兴致戛然而止。

看到回复的说道办到,一定要加入蓝溪阁啊臭小子。

半夜偷偷起来打游戏的黄少一个激动反手就拍在自己大腿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还吵死人的大叫起来

“艾玛,你这什么意思!!”

然而却吵醒了爸妈,然后被男女混合双打。

06

连魏琛自己都没有想到,蓝溪阁发布了一条击杀一次夜雨声烦就可以获得50金币的活动那么多人参加。

蓝雨训练营里的人诡异的看到自家的王牌一边说着“哎呦诶”一边开心的笑起来。

其实会有这样的结果也都怪黄少天自己。

没事闲的蛋疼抢boss,不知道有多少工会看他不顺眼,pk世界上废话多,垃圾话技能还出色,已经有很多人想要拍死他了。

现在他等级35,刚好蓝溪阁还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

就连很多没仇的人都主动找上门了。

黄少天都简直要被气炸了,他pk爱开语音,对面一大群人每次都是听他飚着垃圾话然后因为快死了,一直哇哇哇。

听久了还有点魔性。

因为人家声音实在好听。就连好多被惨虐的家伙都对他发射爱心光波。

黄少天简直快疯了。

谁知道对面那个家伙来着的,搞得他这几天不眠不休。

而魏琛也惊喜的发现自己看好的新人竟然在一大堆追杀中得到了巨大的进步。

不仅对时机的把握更加精确,预判能力也提高了很多,也很出色的利用了环境的因素。

真是块璞玉啊。

虽然想死命扛过去,但是看着大批来的人,黄少天终于记住了被蓝溪阁通知的痛苦。

是他先求饶的。

但是他却没有输。

因为他收获了一个便宜师傅,师傅嘴欠又猥琐,但不知道为何对他特别好,和亲儿子一样。

他在游戏里素来都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而师傅早就告诉了他名字,亲呢的呼唤自己的“老师傅”问他是不是对他有意思。

魏琛一口水喷出来。

——兔崽子做梦。

然后,或许是因为黄少天技术过关,他的老师傅就说想面基。

还问他哪里人?

结果一凑巧了,同在g市,不过因为他对自己的外貌实在有些阴影,就混了过去。

实在下定了决心,约到了明天。

忧心的又是自己。

【全职】我只是吃了一个狐狸大家都变了(all黄)

警告

真的是全员单箭头黄少,出场有名字的都是单箭头。

注意那个泪痣,想一下富江姐姐。

以及天天的爸妈

前文搜索狐狸大王被吃了咔咔咔
03

但是,太晚了。

那个家伙已经把门提前锁起来了,办公室不大,他马上就可以追上来了,黄少天忽然很绝望,他的手在摆弄着锁,明明平常很迅速就可以做到的事情,现在却连双手都在颤抖。

要被一个变态的中年大叔侵犯了吗?

当被那个恶心的家伙抱在怀里,看到他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锁骨,却渐渐沉入地狱。

——怎么办,救救我,好吗?

屈辱和恐惧让他的瞳孔放大,无意识的嘟囔着放过他的时候,忽然眼前漆黑.

不断地用手去触摸眼前的路,却感到了一种冷意。

好熟悉,好熟悉。

是昨天晚上的梦啊。

当眼前再次恢复明亮的时候,他又沉浸在梦里,再一次的吃下了那个狐狸。

然后,变成了一个更陌生的样子。

耳畔有轻轻低语,告诉他这是所有人类都会沉迷的样子。可是想到刚才的遭遇,只感到寒冷。

再一次起床的时候,盯着镜子里那个少年。

连自己都想要得到的家伙。

这种美貌是诅咒吧?

可是父亲母亲为什么态度那么正常呢?一模一样的话语,连停顿和时间都完全相同。

好像那一段经历被封锁了一样。

然而这一天却很平静。

他们会因为自己的美丽而心生爱慕,却不再做出那些变态的举动,老师虽然还是一直看着他,却不会把他关起来锁在房子里。

可是不再活跃的自己,他们怎么连一点疑惑都没有。

看着自己认真学习的同座,露出一个刻意的微笑。

.....他的眼底一片灰暗。

再次听到了,因为微笑起来太好看所以想要把他抱起来不要让别人看到这种想法。

一点都不好玩。

04

而经过多次试探,甚至有一次被自己得书呆子同座绑起来,他总算摸清了一些东西。

每一次只要真的心怀恐惧的说出救救我的时候,时间就会被强制行的扭曲回那个晚上,然后在梦里吃下那个狐狸之后,就会一次比一次更好看。

在别人对自己有强烈的恶意企图的时候,就可以听到声音。

他不能多笑,不能像个小太阳,不能亲密的和任何人说话。只要一这样就会再次踏入循环。

可是,他却找到了一个东西。

是现在市面上最火的游戏荣耀。因为,在他看来的时候,是没有被循环没有被重置的时间。

虽然别人看不到,但这是特殊的。

几乎把所有的课余时间和零花钱都投到那个游戏里去。因为受欢迎而挤压的本性,也因为网络这个看不到的平台而放纵起来了。

话唠,开朗,自来熟,一开始本来是为了解除循环而去参与的游戏,却渐渐成为了自己的解药。

是的,他的声音已经被改造成自己完全不知道的样子,可是他的思想,他的灵魂,他的选择却完全出于自己的本心。

不过,他现在的声音已经变得太...奇怪了。

明明只是个变声期小男生的声音,却那么的....骚气。

连和他pk是对手都会因为这个而多加调戏。

慢慢恢复本性的黄少天,疯狂打文字泡,死都要骂回去,把游戏的视线都挡住了。

不过比起pk他更喜欢那种在别人筋疲力竭的时候补刀抢boss。

悄悄潜伏在一角,给予致命一击。

“耶!完美收工,看你们打个boss要打那么久我都不知道等了多久了,你们知道这有多烦吗?多烦吗?你们也太没用了吧,别怪我抢boss哈哈哈。”

又是一串文字泡。

对面的家伙不像以往的人一样,恶狠狠的骂上两句,说要报仇,或者竞技场pk之类的,而是先加了他一个好友。

这不是脑子有毛病吧。

【全职】我只是吃了一个狐狸他们都变了(all黄)

警告

原著背景

巨苏,黄少天因为特殊原因变成大美人。

01

睡梦里并不踏实。有种毛骨悚然的冷意。

黄少天做了一个无敌可怕的梦。

他梦到有个骚狐狸要抢他的身体还要去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在茅山道士大小眼王杰希的帮助下他解救了大家还有自己的身体哈哈哈。

然后他吃了那个狐狸。

变成了一个超级好看要流鼻血的美少年。

然后——

看着镜子里面那个幼年体美少年,黄少天陷入了沉默。

他芳龄14,年轻貌美气质佳,从来没有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作为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想不到,竟然变成了一个好看到想把自己吃掉的美少年。

还有为什么眼睛下面要有一个泪痣,好娘。

现在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看到大变活人的妈妈爸爸会怎么样。

万一被误会是坏人怎么办啊啊啊。

然而,他们的态度很正常。

好像他一直长这样似的。匆忙的去翻那些销毁,证件,里面都是这个妖孽却幼齿的脸。

那我到底是不是我?

黄少天是不是被那个妖怪吃掉了?

今天的他陷入了一个奇怪的谜团,可惜,爸爸一巴掌呼在他头上,要他赶时间快点去学校。

呵呵,变成美少年还要上学,天理呢?

02

到了学校就更不得了。

玛德他们可是为了碰我的小手手可以打起来的奇葩。如果是女生还能感叹自己魅力大,男生那么多是闹啥来着?

看着自己以前的同桌,他此时满面红光,好像看不到那些嫉恨的眼光。

总感觉他要倒霉了。

但,所有人都不觉得他长得那么好看是个很奇怪的事情。他们总是扭曲着脸好像得到他的注视就要疯了一样。

他很害怕。

像是梦样的变成美少年,然后被猥琐求爱被众人争抢。

这不是黄少天。

黄少天应该有一个出色但绝对不会美丽到疯狂的样貌,和班上的同学打打闹闹,偶尔也有几个小女生的暗恋,然后开朗的交朋友,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

不是被所有人疯狂爱慕,像一个笼中之鸟,小心的触碰外面的世界却还是被打击到破碎。

如果这是一个梦的话,可以快点恢复到现实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看着抽屉里那个染着不知名液体的告白信,他终于忍不住向自己的老师求助了。

他的老师是40岁男子,一个普通又温和的好老师。

绝对不是这个用贪婪眼神看着他,然后一直在沾他便宜的变态。

这个世界,是噩梦吗?

无意之间听到一个莫名的声音,在不停的说着自己的欲望和想要把自己吃掉的野心。

为什么——我会听到他的声音。

他不是没有说话吗?

那么,那是他想的吗?

————快逃